瀕臨消失的文化-原住民刀是文化也是生活

出處/圖:台灣原住民出版 文:根誌優

    原住民族生活在台灣年代已無可考,雖然目前無文獻證明原住民會冶煉刀的技術,但在荷蘭人1624年來到台灣之前,原住民就有使用刀的口述歷史,雖然在台北、台東沿海的遺址出土文物發現,早在16世紀前台灣就有刀和冶煉鐵的技術、但是無法證明是現在原住民族那個族群所使用和居住過的地方。

  原住民在還沒有自我文字紀錄歷史的時候,以致許多文化傳承導致斷層,鐵器是怎麼來的始終無解,不論是何種說、早期刀是原住民生活重要的貼身物品,男人狩獵、工作、防身,女人農作、家事、防身都要用到,每個族群都有因居住環境的不同,例如、海邊、平原、高山而發展出不同造型的刀型和外觀、也因各族社會組織與形態的不同而發展出代表身分的禮刀,例如卑南族、排灣族、魯凱族,尤其排灣族和魯凱族在刀的外觀圖騰,有的是只有貴族才可以使用的圖案。

  原住民各族生活在臺灣已不知幾百幾千年,早期的狩獵、農耕到作戰保衛家園都是一把相同的刀、原住民還沒有把鐵器發展到像其他族群一樣先進,有農耕的、做菜用的、還有作戰用的,因此日本人就誇讚原住民的刀是活人的刀。

    其因是1942年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軍徵調原住民前往東南亞作戰,有一次在叢林作戰沒有水喝,原住民就用佩刀砍斷黃藤蓄水,隨後又以配刀砍樹、切菜、抓魚等、讓日本軍官驚訝、原住民做什麼事一把刀就可以了,不像我們的武士刀是兇器,原住民的刀什麼都能做是活人的刀,這句話證明了原住民生活在台灣的歲月,每個族群歷經不同環境與地形,而發展出不同的造型與最適合自己居住環境萬能的刀,這就是生活的累積形成的文化。

    21世紀科技社會的今天,「刀」已不在是原住民每個人隨身佩帶的工具,今日國家律法不允許任何人,隨身佩刀出入公共場所,社會大眾也都認為刀就是兇器,但誰又想到這就是文化流失的危機,在今日現代社會刀的使用和用途,已非常頻繁和多樣,「刀」是否為兇器但馮使用者的心態,而原住民的刀不僅是生活也是文化,就如出版「圖說刀事典」的作者李嘉亮老師說;原住民的刀不僅是文化也是藝術,早期鐵不是容易取得的。

    原住民生活在台灣不同的地形、地貌歷經數以百年才發展出可以維生、又能代表本族慣用唯一萬能的刀具,如今有16族各族都有自己獨特刀的文化和造形,就我了解原住民各族刀型和外觀,這在全球不同國家的民族使用的刀是不一樣的,而且各國家民族刀的樣式,也沒有像台灣原住民這麼多樣,我認為原住民刀的文化,絕對可以成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今天的原住民社會大家都在說文化傳承、保存文化,大家也都知道生活就是文化,但原住民各族群社會型態與生活慣習數以百種,要傳承什麼、保存什麼,歌謠、祭典、飲食、織布、編織還是語言,不論是什麼?殘酷的是,在今日原住民社會各樣的生活慣習逐漸在流失、原住民刀的文化也一樣,要如何保存才能做到傳承,提升文化創造藝術價值,在再都考驗著原住民族每一個人,失去的永遠不會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