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族情人帶 ~ 一「戴」定終身

出處/台灣原住民出版

隨著時代的改變,男女之間定情的方式也跟著改變。在西方,只要戀愛中的男女彼此互許終身,如果有信仰的話就 去教堂完成結婚手續,兩個人各說一句—「我願意…」,再來一個「定情之吻」,整個過程甚至連親人都不需要出面 ,只要有神父(牧師)為新人福證,這樣就算完成終身大事了。如果遭受雙方家庭的反對,說不定兩人還會私奔~遠 走高飛,過著甜蜜的兩人世界,自由的不得了;在東方,則必須先由男方派媒人上女方家提親,就算戀愛中的倆人 早已身心相繫,非卿莫娶,非君莫嫁,還是得通過最後一關的考驗──雙方家長的認可。
定情的方式千百種,不同的民族,定情的方式也有所差異。台灣阿美族定情的方式可說是既浪漫又實在。 『浪漫』是在於它的過程,『實在』是它所代表的意義。

女有主動權、男有決定權
阿美族雖然是一個母系社會,女性在愛情(婚姻)的選擇上享有絕對的主動權,但是婚約最後的決定權卻是在男性身上。 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在阿美族傳統的情人帶上得到印證。
當一位阿美族的女子(以下簡稱:她)達到婚配年齡,而且自己也有屬意之男子,她就會在豐年祭的前一個至二個月 請求母親製作情人帶,這時,母親也了解到女兒已經懷有待嫁之心,也有了如意郎君。當情人帶完成的時候,她就會將情 人帶私底下交給愛慕的男子,這時男子可以選擇接受情人帶(女子的示愛)與否。當男子接受她的情人帶,即表示男子願 意與她共結連理、組織家庭;反之,則否。

女性挑選對象的來源
由於阿美族在農事方面有一個與其他族群相似的「換工」習俗,「換工」指的是當一戶人家在農事上需要幫忙時,族中大 小壯丁就會集結起來共同幫忙,就在你幫我、我幫你的狀況下,人口交流的相當頻繁,這也讓阿美族的女子可以從「換工」 當中挑選適合對象。

豐年祭的情人之夜
雖然阿美族的女子已經將情人帶交給了鍾情之人,男子也接受了,但是這樣還不算是「定情」,只能算是私定終身,「情人 之夜」才是關鍵。在阿美族豐年祭的期間,會將一個晚上特別定為「情人之夜」,顧名思義,這天晚上就是讓未婚之適婚男 女找尋終身伴侶的夜晚,經過了這一晚才算是名正言順的「準夫妻」。

情人之夜大作戰
雖然阿美族的女子已經將情人帶交給了鍾情之人,男子也接受了,但是這樣還不算是「定情」,只能算是私定終身,「情人 之夜」才是關鍵。在阿美族豐年祭的期間,會將一個晚上特別定為「情人之夜」,顧名思義,這天晚上就是讓未婚之適婚男 女找尋終身伴侶的夜晚,經過了這一晚才算是名正言順的「準夫妻」。
當女子上前尋找意中人時(先前就已經物色好了),自己也會帶一個情人帶,裡面裝滿著檳榔和香煙(當作是見面禮) ,贈送給屬意男子,如果男子接受女子的話,男子會當場享用女子的「見面禮」,並和女子交換情人帶,之後,倆人會馬上 帶開,私底下慢慢培養感情;假如男子拒絕女子的情意,同樣也會禮貌性的接受女子的「見面禮」,只是檳榔照吃的同時, 香煙卻往天空扔,代表我倆的緣分如同這散落一地的香煙一般,散了吧。女子當然不會就此放棄,因為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 手上,女子死命也要將如意郎居的情人帶扯下來,套在自己身上,這時你就會看到一幅有趣的景象,發生在男與女之間的「 情人帶殊死保衛搶奪大戰」。

多功能情人帶
經過了一番熱烈的「激戰」之後,有情人終成眷屬,一對一對的幸福人兒,就在長輩的見證下,結了婚、建立了新家庭。有人 問:「結了婚以後,情人帶變成了什麼?」那還用說嗎!當然是「檳榔帶」或是老人「香煙帶」囉。

情人帶的省思
情人帶是阿美族的定情之物,其實也象徵著「忠貞」與「規範」。在過去,只要是已經交換情人帶的情侶,絕對不能隨意拋棄 另一方,除了本身的約束力之外,長輩們也會有所規範,所以過去的年輕人總是很謹慎地面對這方面的事情。反觀今日,受到 外來文化的影響,情人帶不論是在精神或是實質上都不再具有強大的規範或約束力。這也意味著,傳統的文化習俗正在漸漸地 消失當中,不管是原住民也好,平地人也罷,每一個民族都面臨重大轉折,而傳統文化的延續也成為新一代年輕人必修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