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族八部合音之源起

出處/台灣原住民出版

只要您曾聽過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就一定感受過「三日繞樑,不絕於耳」的悸動。每當布農族人肩併著肩圍繞成象徵圓滿的隊形,節奏性的哼著忽而高亢,忽而低沉的曲調,在旁的聽者往往會不自覺的沉浸在他們和諧靜謐的氣氛中。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堪稱世界罕有的天籟美聲,那種純淨無瑕的聲音,無疑是大自然中最原始的呼喚。就布農族傳統的習俗來說,「八部合音」是在族人舉行打耳祭後,為祈求來年豐收所進行的祈天儀式。由於小米是布農族最重要的作物,因此在「八部合音」的過程中一首壓軸的關鍵曲便名之為《祈禱小米豐收歌》。據族人表示,他們非常重視八部合音的過程,因為他們相信,來年小米是否能有好收成,端賴鳴唱之間和諧與否。因此,在族人唱和之際,皆是以虔誠的心發出自然柔和的旋律,讓歌曲臻至完美的境界。

據說這首《祈禱小米豐收歌》需要九個人以上一起合唱,唱的時候分為三部,一開始由長老領唱,音域頗為低沉,另外兩部則陸續加入合唱,音域才逐漸爬昇,直到三部合聲達到最高音階,合唱才算完整。一般人通常對於布農族創造出這種幾近零缺點的合鳴感到質疑,在沒有任何樂譜的情況下,族人是如何開始這樣特殊的音樂?後人又怎麼去延續祖先的文化呢?

相傳布農族人的祖先早期大多居住在高山,鎮日與山林為伍,對於自然界的一切,除了敬畏之情,更有著無比的好奇心。某天,族裏的壯丁在追逐獵物時,來到一座壯觀的瀑布前,眼前的獵物突然消失了。忽然間,他被聲勢浩大的水聲所懾服了,於是他放下弓箭,靜靜地聆聽瀑布帶給他的啟示。回到部落後,他引導族人以合唱的方式,創造出這種獨一無二的八部合音。除了源自於瀑布所引發的靈感,對於八部合音,族人還有另一種說法。當長老率先起音之後,族人要適時並有順序的加入合唱的陣容,但是在進行的過程中,族人必須默契十足。因為每一個人都要去挑選不同的音階來唱,並逐漸將歌曲由低點提昇至高點,在抑揚頓挫之間,都要注意和諧度及韻律,使整首歌曲在吟唱的階段中漸入佳境。

若要探究布農族人用何種方式去傳承八部合音,或許可以膚淺地說,可能歌唱本來就是布農族人的天賦,因此八部合音得以世代相傳又不失其原味吧!但是若以布農族的社會組織制度來看待八部合音的傳承,則又是另一個有趣的發現。

在傳統的生活中,布農族遵循男女有別,長幼有序的禮教。女人的織布機男人絕對不準碰,而男人的背網籃具,女人也摸不得;一切的工作由年長者發落。而家庭制度也相當嚴謹,一個家族居住在同一個大型家屋,使用同一穀倉,用同一個爐灶共炊。

相同的紀律也表現在工作上。布農族人喜歡群聚在小米田一起工作,從開始收割到整理作物的過程中,他們會主動圍成圓圈,認真的堅守自己的崗位,不能隨便嘻笑玩耍,甚至不能喝水,必須以極有效率的分工合作方式共同完成小米採收的忙碌工作。

從以上簡單的描述,大抵不難看出布農族人的忠誠、合群、勤奮及團結性,除了獨善其身,他們還將個人的美德擴及到整個民族,因而外人總能感受到布農族的強悍團結。也就是因為他們處處都能嚴守紀律,所以「八部合音」只能說是布農族集體意識彙集後所散發的強大威力, 縱使這只是其中一個面向,但或許這就是八部合音至今仍能在聲樂界立於不敗之地的最主要原因吧!